第229章 偶遇

这女孩是他用天衣针法治好的第一个病人,当年他从吗屿那里炼制好天衣银斜后,在南站下车时遇上了中年妇女和晕厥的少女,中心医院的神经内科的着名专家冯远志曾上前施救,可惜没有药物和设备,无法救助。是他上前去,用初学的天衣针法救了少女,虽然事后溜得快,但还是被医大的潘教授看到,以至于后来引出不少的事情。

肖风凌恍然道:“原来是你,你的癫瘸病没有再发作了吧。”

女孩见他连自己的病都说得不差,心中已经完全肯定了肖风凌就是当初治愈自己却没有留名的那个好心人,脸上立刻露出笑容:“真的是你,我叫黎秀,当初真是多谢你了,请问恩人姓名?这是要上哪里去,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尽管说,我一定设法办到。”

“我姓肖,当年的事情不必介怀,作为一个医生,那是我应该做的,”肖风凌可不认为黎秀能帮上他什么忙,“这次我是去Q市办点事情。”

“Q市?真是太巧了,”黎秀惊喜地说道:“我和公司的林总也要去Q市的旅游区游览,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要先去R市洽谈业务。可以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吗?我想到时候请你吃顿饭,虽然与肖医生的救命大恩相比不算什么,但多少能表示我的一点谢意。”

乌涛这才知道是这个原因,虽然还是佩服肖风凌以医术就能钓到美女,但自己虽然挂了个青衣门“后勤部长”的名头.但对医术却是一疲不通,终无法如老大那样受欢迎,不由没了兴致,也不去细听两人谈话内容,将目光转向了飞机上的空中小姐们。

肖风凌无法推醇,祗得说出了自己地电话号码,随后黎秀又将那位男子,她所在某公司的老总,同时也是她的未婚夫林伯强介绍给了肖风凌,肖风凌从林伯强那张忽然改爱的笑脸市看出了隐藏的阴霾。心中颇为不屑,但还是客气地打了个招呼。看在黎秀的面子上。他和那林伯强还是换了个位置,随后装着闰日奍神。在神识中和老八闲谈去了。

“原来是你曾经治愈的病人,我还以为是你的老相好呢……”老八调笑道:“说实话,达女孩子五官相貌还算不错,可惜不是处女了,看来早和边上的那白痴老总上了床,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屎上啊!”

肖风凌笑道:“知道你眼特毒,连人家一早失身也看出来了……行了。别提这些无聊的事情了,你不是说有个解决我体内异力地暂行办法吗?”

“不错,你体内异力不定时发作,又无法掌控,实在是件麻烦透顶的事情,要是在性命罐头忽然发作。就什么都完了……”老八叹息道:“我苦思数日,终得一法,虽然不能根治这古怪毛病。但也能在关键时刻起点作用。”

肖风凌想到这正好在营救司徒雪沁地关键时刻派上用场,不由大喜,急忙问道:“是什么方法?”

“还记得你以前曾修炼的收灵法吗?我地方法也是采用收灵法的原理——你平日修行时,运用我所传授的心法,将体内的几股力量分割开来,然后在需要使用力量战斗的时候,以类似收灵法的法诀将那异力强行压下去。当然,这股异力实际上已经成为你本体力量的一部分,这样地压抑祗能是暂时的,必定在事后有一个强势反弹的过程。也就是说,你依照我说的方法,就能控制自己力量‘真空’的发作时间。比如你这次需要发挥力量战斗,但力量的状态祗能维持三天,三天一过,你必定有西天地‘真空’期,这两天里,你是最脆弱的,最多祗能使用出聚灵期的力量了。”

肖风凌明白了老八地意思,也听出它话中没能彻底解决此事的遗憾之意,说道:“不必介意,老八,虽然你的方法没有根治的作用,但起码这样我能控制住这种不利的状态,在需要发挥的时候使用灵力,不再象以前一样,完全靠运气。”

老八欣慰地应了一声,详细地解说起这种灵诀来。

听完老八说的这套“缩灵法”,肖风凌正在默默领悟,忽然耳边穿来一阵极细微的声音,赫然是从身边那位林伯强那里传来的。他微微睁眼,发现林伯强正在用耳机与人通话,而原来在窗边看风景的黎秀已经昏睡了过去,原末,他在神识中与老八这一番讨论谈话,时间已经不觉过去了几个小时,下午的飞机坐起来容易让人昏睡,除了少数人还在观看飞机上的小液晶屏播放的影片外,大多数人都靠着坐椅闭目休息。

而飞机除了起飞和降落的时候,手机是可以使用的,林伯强可能是为了不影响到别人休息而使用的耳机,谈话也异常低声,但是当那番谈话落在肖风凌敏锐的灵觉中时,肖风凌的脸色不由一变。

打电话来的是的男的,两人的通话竟然是在酝酿一笔龌鹾的交易。

林:“原来是莫总啊!”

莫:“林总,你们什么时候能到达R市?”

林:“别急啊,莫总,我们正在飞机上面,还有两个小时就能下飞机,大约晚上到。”

莫:“林总,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黎小姐来了吗?”

林:“放心,她和我一起来的。”

莫:“好!你没忘了我的条件吧?”

林:“恩……”

莫:“林总似乎有些不痛快?区区女人,明不过是一件工具而已,何必认真?到时候记得帮我把药下在黎秀的酒里面,我莫某人是个守信之人,祗要你让我满意了。以后我们就是朋友,至于合同什么的更不在话下!”

林:“当然,莫总地为人我自然信得过!”

莫:“哈哈,林总果然是个干大事的人!告诉你吧,这次你肯割爱把这女人送给我作性奴,我也不会亏待你,告诉你,周总和崔老大他们对黎小姐都有兴趣,知道达件事后,还提出来个群体……嘿嘿。有兴趣的话,到时候我叫你一起参加……

他们是什么人相信你也知道。有了他们的照应,你以后的路就宽敞得多了……“

林:“一言为定!多谢莫总提拔了。”

莫:“没问题。我就在R市的五星级宾馆静候大驾了!”

如果光听林伯强道貌岸然的长相和面不改色的谈话表情,谁会想到他是个出卖自己“未婚妻”肉体换取利益的无耻小人?可怜黎秀还以为和这位“未婚夫”出末旅游,哪里料到林伯强在谈笑阀就给她定下了一个业务公司老总和黑帮老大性奴玩物的悲惨命运!

肖风凌皱了皱眉,心中暗骂不已,对林伯强地行为更是不齿至极.对于黎秀即将面对的悲惨遭遇,他心中有些不忍,但又记挂司徒雪沁地事情。无法分身帮忙。

这些谈话自然没能瞒过老八,它在神识里叹道:“居然有这等狼心狗肺的卑鄙小人!这家伙与和以前纣王身边地费仲、尤浑两个小人倒有得一比……人类真是越来越堕落了……”

肖风凌虽然记挂司徒雪沁的安危,但也不忍眼看着黎秀落入火坑,他知道,就算自己现在对黎秀说出事实,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她也不会相信。肖风凌想了想,在神识中叫醒了打瞌睡的乌涛,将这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听得乌涛大怒,几乎想马上跳起来拧断林伯强的脖子。

“这样吧,黎秀好歹曾被我救治过,我也不想看她陷入火坑,你不是正好要从R市去Q市吗?正好解决这件事情。”

“没问题!”乌涛马上答应了下来,却又犹豫地问道:“那大嫂那里怎么办?”

“我们这么多人去,也不差你一个,而且有老八陪我,要救出雪沁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你还是先解决了R市的事情再来吧。”

“好!放心吧,老大!”乌涛高兴地答应了下来,心中已经在盘算如何在关键时刻英雄救美了。

接下来的事情按照肖风凌和乌涛商量好地那样顺利地进行着,先是肖风凌把要去R市却不太熟路的“朋友”乌涛介绍给黎秀两人,请黎秀帮忙照顾下乌涛,然后肖风凌与黎秀定下在Q市的再会之期。

下飞机后,肖风凌没有耽搁,乘上了直达Q市的客车,而乌涛则在林伯强阴沉的脸色下,和黎秀有句没句搭讪着一起朝R市而去。

且不提乌涛怎样解决黎秀的事件,单表肖风凌连夜径直来到Q市后,迅速与天英会和乌兴、唐凌叔侄等人取得了联系,众人都是蓄势待发,就等对方联系肖风凌了,达一夜倒也无事。

第二天,肖风凌果然再次接到了那个神秘地电话,说是让他一个人去Q市的旅游胜地方圆山脚下,自然有人接应他。得知了这个消息的黄宗柏立刻通知天英会地人前往方圆山,而乌兴等人也迅速赶往目的地,唐绍和唐凌则在后面策应,这次乌兴可是出动了大量的人力,还动用了高科技的跟踪仪器,上千的手下在外围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大范围包围圈,不怕来人飞上天去。

肖风凌赶到方圆山的时候,却大感意外,这里是个风景优美的旅游区,商贩和商店都非常多,人潮涌动,来往络绎不绝。而并不象想像中的那样人烟稀少而便于人质“交易”,当然,这里面也不乏混进末的自己人。Q市的旅游业看来相当发达,以现在的旅游淡季,方圆山居然还有这么多游客。

老八在瑶星佩中也发现了这个情景,口中轻轻地“咦”了一声。

这时,肖风凌的电话又响了:“肖风凌,你先在往前走二千米,然后看到石柱的时候转弯朝那银饰店方向走,路上电话不要挂,我告诉你怎么走。”

肖风凌依言走去,等他绕过石柱走到银饰店后,敏锐地感觉到很。多游客正在跟着自己过来,使银饰店一带顿时变得热闹起来,这些游客行动虽然杂乱,却隐隐透着一股奇特的规律,显然不是天英会的弟子或是乌兴的人。

肖风凌心中暗暗警惕,但没有惊慌,当他按照电话陆续指示,经过几个弯来到一个山坡后,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后空空如也,竟然是一片空地,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开始那闹卞般的情景竟然完全消失,仿佛达百米的距离已然经历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跟踪着肖风凌的天英会门人和远处的乌兴也大吃了一惊,因为就在这人来人往之际,一直注意的肖风凌竟然失去了踪影,连安装在肖风凌鞋底的高科技信号器都在探测仪上失去了位置,此时他们也发现了一件事情,旅游区的游客竟然在慢慢地减少,不久就恢复了冷清的模样。

“难道从一开始来到这方圆山时,师尊就进入了一个陷阱?那么多的游客居然都是这个陷阱的一部分,我真是失策!”乌兴惊怒交加,扔下了头上的耳机.“达倒未必……”一旁冷漠的姬芙公主忽然开口了,“有玄武前辈在,还怕敌人能弄出什么花样来?”

乌兴点了点头,冷静了下来,伞起对讲机:“各分部注意!外围注意封锁,里面的人迅速展开搜索,行动注意隐秘,一定要尽快找出肖先生的下落!”

另一方面,肖风凌已经在电话的吩咐下来到了一个山洞前。

“哼,开始那个居然是星罗大阵,能够用那么多的人使出,而且训练有素,进退张弛都极有法度……”老八在神识中冷笑道:“看来对方可是动了大手笔……”

“老八,按你所说,开始那么多走来走去的游客,都是对方的阵法?而这个阵法竟然是活动的?怪不得感觉他们好像都跟着我在走,而我却看不到什么异状!”肖风凌恍然大悟的同时也是一阵凛然,劫持司徒雪沁和黄雨儿的,果然不是一般的人!

“不仅是游客,连那些风景区的柱子和一些刻意修葺的店铺,也是阵法的一部分!”老八的话让肖风凌更加心惊,“星罗大阵是一种动静相契,死活相混的高阶阵法,变幻无穷,妙用无方,曾在当年的封神之战上大显示异彩。当然,对施展者的要求也相当严苛,按理说这阵法应该已经失传,想不到这些家伙竟然能够自如地施展出来,我倒真想看看这个绑架阿雪的竟然是什么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