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九龙神火罩(下)

数万道影子将肖凤音裹成了一个大“球”,大“球”中,是无数可怕的攻击,而且这个“球”还在不断扩大。半晌,影子逐渐分开,纷纷发出震耳欲聋的大笑,空中的肖凤音已经不见,祗有一些戏落的甲胄碎片跌落在火海之中。

“没有人能单靠防御抵挡住百万魔灵的攻击,可恶的女人,灰飞烟灭就是你的下场!哈哈!最终的胜利是属于我的!”

灵能者们都大惊失色,没想到刚才还稳占上风的肖凤音竟然转眼就被对方消灭,尸骨无存。江天更是爱了脸色,连伤势都不顾了,就要挣扎着起来。肖风凌却没有惊慌,因为他感觉得出来,火海的领域力量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更加强烈起来。

果然,那古丹多的影子们放肆的笑声忽然嘎然而止。

“百万魔灵的攻击很强大,单纯的防御确实无法抵挡。至于‘灰飞烟灭’……很遗憾,你的规则……并不适用于——我的领域。”

随着肖凤音平静的声音响起,那些碎片在火海中燃烧了起来,发出高约数米的强烈火光。燃烧的火焰中,肖凤音姣美的身影渐渐清晰。

那古丹多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有人能在“百万幽魔闪”的攻击中安然无恙,影子们看着浑身伤痕全无,连甲胄都没有丝毫破损,如同新生一般的肖凤音,纷纷露出咬牙切齿的神情。

肖凤音看着周围无数道幽影,摇头劝道:“同样地招式最好不要使用两次……”

“百万幽魔闪!”那古丹多的吼声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

他已经别无选择。

暴喝声中,千万个身影再次发动,肖凤音的人影都被裹得看不到了。

“既然分辨不清,就……”面对着冲来的无数道要命的影子,肖凤音没有动,祗是自语般的说了一句:“全部灭了吧……

肖风凌暗叹了一声,抬头看了看依然赤红的天空,自语般地说道:“该结束了吧……”

江天一听肖风凌的声音,心中一震,再次涌起高深莫测的感觉.重重的幽影中传来一声清脆地喝斥声。那个巨大“球体”

的头顶上忽然出现一个透明地大光罩。光罩将百万幽魔全部罩住,同时火海中冒出几条浑身冒着迫人气息、极其威武的火龙。准确地说,是九条.它们穿梭缭绕着飞舞在空中,朝光罩喷出火焰。

这火焰非比寻常,肖风凌以及几个精通炼金术的灵能者已经感觉得出来,这火焰已经到了极品三昧真火的程度了,威力十分强大,才一喷,那光罩已经变成了赤红色。

里面的幽影纷纷发出尖锐的惨嚎。有些顾不上攻击肖凤音,开始向外逃窜,但一碰那光罩就化为灰烬,可见肖凤音释放出的火龙是何等的厉害。

“九龙神火罩!”肖风凌忽然联想到《封神演义》中太乙真人地一件着名法宝,顿时大吃一惊.老八也曾说过,在当年他们的封神之战中。确实有这么一件接近圣器的极品灵器,是火属性灵器的极品,单从其火焰力量末说.祗有与青龙、老八齐名的朱雀的五昧真火才能克制九龙神火罩。

今天从肖凤音地领域中竟然见识到了传说中的九龙神火罩,不知是一种创意的巧合,还是其中和当年地封神之战有什么关联?肖风凌不由有些疑惑。

就在这时,九条火龙忽然停止了喷火,光罩中,那古丹多的无数道影子渐渐重合为原来人形。这位身形焦黑的暗黑议长显得十分痛苦,而他的目光也透露出一丝困惑,对方的这个九条火龙的招式实在太可怕了,绝对能将自己化为飞灰,但不知为什么要停下火焰。

这种生死决斗,任何一方都不会傻到在关键时刻对敌人心慈手软,但这女子两次都没有直接下杀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时,他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了对手的声音。

那古丹多听着对方通过奇特力量传来的话语,脸色一爱再变,嘴唇也在蠕动着,似乎在问什么话,但由于光罩有种特别的隔音效果,周围又是滔天的火浪,所以外人祗见到里面的两人在对峙着,无法得知他们的对话。

那古丹多的疑问马上得到了肖凤音的肯定回答,那强壮的身躯不由一震,目光朝肖云岗所在的人群看了一眼,又飞快地回过头去。

片刻过后,火海消失无踪,那古丹多向裁判认输的声音也传了过来。这个结果让人们都议论纷纷,但黑暗世界的修士们大多都松了一口气,明有少数想取而代之的野心家露出了惋惜的神情。

“为什么那女子没有杀死那古丹多?”教皇皱眉道,他心中也有点矛盾,一方面希望代表西方的暗黑议长胜利,另一方面,在潜意识中,又想借对方的手消灭这个老对手。

“不知道……”黑影的声音也充满了疑惑,“可能她的力量也已经到了尽头?不想为杀死那古丹多而付出更惨重的代价吧。”

虽然觉得这样说有点牵强,但教皇还是接受了这个解释:“不管怎么样,现在还剩下最关键的两场,我们要好好计划一下了……”

灵能者们自然是欢呼不已,肖门“凤卫”果然名不虚传,连西方两大首脑之一都不是她的对手,现在只方又回到了平局的情况。剩下明有两场战斗了,虽然胜负还没有结果,但灵能者们却是信心十足,因为肖门最强之人,也可以说是天下灵能者公认的超级强者之一“龙卫”肖云岗还没有出场。从肖凤音力克暗黑议长的情形来看,实力高于肖凤音地肖云岗应该不难战胜教廷的首脑,甚至还可能连胜两场。那么最终的胜利将会落在中国一方。

此时天色已晚,原来,这两场持久的战斗已经不知不觉进行了一天,经只方商定,剩余的两场决斗在明天上午继续进行。

众人散后,肖风凌没有跟着上官谦他们回旅社,而是去了上次和父亲见面的那个帐篷,他知道,这一战对这位阿姨的损耗也是相当大的,明怕短时间内难以恢复。

果然。肖云岗正在那里帮助肖凤音疗伤。他看到肖风凌跑过来,知道儿子的心意。眼中不由露出一丝欣慰。

肖凤音的面具已经取下,美丽地脸庞上显得特别的苍白。嘴角还有一丝未干地血渍。那古丹多的实力非同小可,先前在“冥界黑日”中肖凤音原本就受伤不轻,而后来他所使出地那“百万幽魔闪”虽然没有再对肖凤音的实体造成损伤,但精神方面却是受创不小,最后的“九龙神火罩”更是消耗了她的大量心力。

“阿姨,这个还是还给你,它应该能有助于你的力量恢复……”肖风凌拿出上次肖凤音送他的天炎精石。又递过一个瓶子,里面有治疗江天剩下的灵髓,“这里还有些灵髓,能治愈你地外伤。”

肖凤音看着他,眸中透露出温暖的目光,微笑着伸手接过两件东西。“阿姨不和你客气,不过,天炎精石既然已经给了你。就没有收回的道理,就算是阿姨借你的,用完了再还给你。谢谢你了,小风.”

“阿姨太客气了,我也修炼过火焰类的灵力,要不要我助你疗伤?”肖风凌对这个亲切大方的阿姨很有好感,不知怎么地,他从肖凤音身上感觉到了一种类似子母亲的慈爱。

肖凤音刚要推托,一旁的肖云岗地声音传来:“小风,别耗费力量了,你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肖风凌心中一阵奇怪,有什么事比替肖凤音疗伤更加重要?肖云岗拿出一个盒子,递了过来:“小风,这个给你,明天会派上用场。”

肖风凌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是一个白色的面具和一套银丝紧身轻甲,以他炼金术大师的眼光,自然能看出,这两样东西都是不错的灵器。这面具与肖凤音那个不同,是用特殊材料制成,带着一股奇特的力量,即便是玄灵眼也无法透过它,而且其中包含的炼制材料龙香髓石,还能有清心解毒的功效;银丝轻甲则质地柔韧,防御性能出众,而且活动起来十分方便,丝毫不受限制。

肖风凌疑惑了片刻,随即反应了过来,惊讶地看了肖云岗一眼,就看到父亲鼓励的目光,两人对视了一阵,肖风凌没有再说话,而是肯定地点了点头.

回到旅社的肖风凌一反常态,和上官谦及乔尼兄妹明是简单地打了个招呼,连饭都没吃,就匆匆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肖大夫怎么了?平时他可不是这样的。”珍妮忍不住问了一句,乔尼正好回房间拿东西,这句话显然是问坐在桌上吃东西的上官谦.上官谦还在“埋头苦干”,似乎没有听到,但珍妮“锲而不舍”地又连续问了两句,上官谦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我怎么知道?如果你想知道答案,可以自己去房间找他。”

“你终于回答了,还以为你不理我了呢。”珍妮笑吟吟地看着他,“是不是上次我说喜欢你,把你吓着了?看不出平时冷酷如杀手的你居然在感情方面这样胆小。”

“哼!无聊!”上官谦说了三个字后,没有再理睬她,用食物填满了自己的嘴巴。

“真奇怪,我记得西方的血族们除了一些酒额外,并不喜教人类的食物,而且除了月光的能量和新鲜血液外,他们也不需要什么特别的食物。虽然你祗有一部分血族的基因,但也应该有这种特质,为什么会对这些普通的食物感兴趣?”珍妮根本不在意上官谦的态度,还在饶有兴趣地提问。

上官谦被她问得烦了,无奈地说了一句:“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遗传父亲的部分居多吧。”

“那么你讨不讨厌大蒜呢?”

“阳光真的对你没有任何作用吗?不需要用什么防御力量就能安然沐浴在眼光之下?”

“……”

珍妮似乎对上官谦特别感兴趣,可惜上官谦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事实上,上官谦知道珍妮这样说是故意想引起他的注意,而上官谦心里也承认,珍妮是一个善良美丽的女孩子,很多方面对自己有着不小的吸引力。但他心里已经依稀有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影子,所以不想再有所分心——那个白陶酒瓶和那张留着五个字的纸条他一直珍藏在身边。

何时,才能再见到她呢?

雪山西角下,教皇的大帐篷中,需要“静思”的教皇斥退了所有的侍从,连来求见询问明日战局安排的丙两红衣主教都被拒之门外。

“刚才黑暗世界来个使者,说是暗黑议长和重要成员重伤未愈,所以无法派人参与接下来的两场决斗,要求我们全权负责剩下的战斗.”

“是吗……这些无能的家伙……”黑影在教皇背后不屑地说道。

“你说,这件事情会不会和白天那个中国女人放过那古丹多有关呢?”教皇仿佛已经敏感地嗅到了一些什么气息。

“哼,就算是这样也没什么,而且他们这次确实是元气大伤,不仅那古丹多本人力量大损,还折损了一位副议长巫妖,那个萨满女祭司和血族亲王也是重伤在身,短时间内黑暗世界是无法恢复原有的战力了,祗要我们能赢下决斗,那么将来的世界,不都在我们掌握之中吗?”

“不错,我也是这么,其实现在的局势对我们很有利,这位‘盟友’的力量已经被敌人消耗了不少,虽然那古丹多没有死,但他们在短期内也没有象以前那样和我们对抗,所以祗要赢下余下的两场决斗,那么我们就是最大的赢家!现在的关键就是我们是否能取得最后的胜利了。”

“放心吧,有我在,就算是连胜两场都很有可能……要不一胜一平,我们也是赢……”黑影的语气中充满了自信,“我已经掌握了世界上最强的力量,就算是现在中国最出名的人,和那个战胜那古丹多的女人齐名的‘龙卫’,我也有自信不会输给他!当然,我也不会象苏克拉穆犯那种愚蠢的错误.”

教皇听到“世界上最强”这个词时,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但由于是背对黑影,所以对方并没有发觉.“好,那明天我就期待着看你大显神威了!”教皇回头看了黑影一眼,笑得十分开心,丝毫看不出心中暗藏的阴霾。

与此同时,在外地的某处,一只青色的眼眸也在密切关注着这场关键的决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