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巷奇遇

年轻人看肖风凌迟疑的样子,以为他还不相信,又解释道:“这件事情很难解释……你可以理解成……这是一种邪术类的害人之物,我从一个很厉害的……巫师那里偷来的,还来不及销毁就被他发现了。他一路追杀,我受了重伤,好不容易才逃到这里来。我看你人品不错,想请你帮这个忙,否则这东西一旦再回到他手里,不知道又要害死多少条无辜的人命了。”

肖风凌考虑了一阵,应承了下来。这面什么“幡”在他的玄灵眼里呈现很浓的黑气,蕴藏的灵力也异常古怪,确实不是什么善物,这年轻人身上隐约有紫色光芒出现,应该是位有着不弱力量的修灵者。

那个盒子也是特制的,有屏蔽黑气的作用,一关上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这人说的应该是实话。

年轻人原本正担心他不相信这种灵异的事情,见他答应帮忙,露出欣慰的表情,苍白的脸上多了几分血色:“真是太谢谢你了,过几天伤好了我就来找你,到时候会来报答你的。但你要切记一点,这盒子关系重大,千万不要打开它,否则那巫师会有所感应,来找你麻烦的,到时候不尽前功尽弃,你还会受到连累。”

“恩,我叫肖风凌,是英育医大中医系一年级的学生,你到时来学校找我就行。”

“我叫唐凌,千万要记住我说的话,万事小心。”唐凌一边说着,一边把盒子交给了肖风凌。

肖风凌点了点头,接过盒子。唐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踉跄着着继续向前走去,不久就走出了巷口。肖风凌把盒子小心地放进了那个装着头骨的纸袋的最里层,长吸了一口气,继续向前走去,才走了几分钟,在转弯处就差点与一个正向前疾奔的人的撞了个满怀。

“不长眼睛的东西,快滚开!”对方恶狠狠地说道。

这人确实不讲理,明明是他自己先撞来的,居然还出口伤人,肖风凌不由心中有气,但他不想闹事,冷然说了声“对不起”后,不再理睬那人,径直向前走去。

这时旁边一个妖娆的声音响了起来:“呵呵,小伙子挺有个性的,姐姐最喜欢这样的人了。”

这女子看来是那人的同伴,肖风凌皱了皱眉,看了她一眼,这女子大约二十七、八岁,长得还挺美的,妖媚的眼睛中闪烁着动人的光芒,如火般的红唇娇嫩欲滴,一身紧裹衣衫将那惹火的成熟身材展露无疑,尤其是胸前高耸的峰峦,简直呼之欲出,惹人遐思,她手里牵着一只白色的狮子狗,正对着肖风凌吠叫。而刚才那个蛮不讲理的是个身材中等的中年人,目光阴狠,下巴留着短须,左耳朵还挂了一个小环,身上宽衫的款式也挺奇怪的,脚上还穿着靴子,看来是个喜欢另类装束的家伙。

肖风凌瞄了瞄二人,忽然想到了什么,也不说话,继续大步向前走去,可恨的是那只狮子狗居然还在狗仗人势地朝他狂吠,只听身后传来那男子骂道:“要不是今天有正事,看老子不整死这臭小子。”

那女子的声音却带着疑惑:“怎么前面没人了,刚刚明明感应到是这个地方啊?”

这句话更让肖风凌确定了自己的假设,心头猛然一跳,脚下加快了脚步,他刚看出这两人并不是普通人,现在听这口气,分明就是唐凌口中的极厉害的“巫师”。这时令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男子指着狮子狗说道:“看,魔貔还在对那小子叫,莫非……”

肖风凌心道不妙,眼前一花,那两人一犬忽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本来他与两人已经相距甚远,但两人竟然能在刹那间来到自己前方,果真神通广大,这下自己该如何是好?肖风凌提着袋子的手不由沁出了冷汗。

“你似乎很紧张啊?小弟弟,”那女子安抚着狂吠的魔貔,娇笑一声,说道,“你走得这么急,要上哪去啊?”

“我有急事赶着回家,刚才我已经道过歉了,你们还想怎么样?”肖风凌灵机一动,故意提起开始的事故,想转移两人的注意力。

“刚才那件小事姐姐早忘了,”可惜这女子并不是容易打发的主儿,她扭动着腰肢向前走了一步,“姐姐现在有件事想问你,你刚才看到一个穿白衣的年轻男子在这里经过吗?”

“没有,我一路上来,没见到什么白衣男子。”肖风凌退了一步,身子下意识地侧了侧,想将手中的袋子拦在身后。

那两人的经验何等老到,目光马上盯到了肖风凌手中的袋子上,女子拦住了作势欲扑的男子,又上前了两步,说道:“那白衣人是个贼,偷了姐姐的好东西,小弟弟,你看着我,姐姐像是说谎的人吗?”

这幽怨的声音带着一股不可抗拒魔力,肖风凌不由自主地看了她一眼,目光顿时被女子眼中的奇光所摄,再也无法移开半分。渐渐的,肖风凌的目光变得呆滞了起来。

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副令人血脉贲张的场景,这妖媚女子双目含春地看着自己,在身前漫舞着。随着舞蹈动作的夸张,衣衫一件件飞落,直至全身不着寸缕,女子肌肤胜雪,身上妙处毕露,肖风凌全身的血液呼地一声向脑中涌去,虽然他的意识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要看”,可目光还是不听指挥地牢牢盯在女子的胴体上。

这时,那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声音有些急促,又似带着几分饥渴,使人遐想万千:“告诉姐姐,那东西现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在你的袋子里?把它打开给姐姐看看好吗?”

听到对方要求,目光痴呆的肖风凌机械般地点了点头,如牵线木偶一般,慢慢将袋子捧在怀里,一只手就要打开纸袋。此时,平时的修炼终于发挥了作用,他猛然从幻觉中清醒过来,虽然眼前幻景中的裸体女子仍在扭动,却已经失去了先前的迷魅作用。

肖风凌发现自己的动作,顿时大惊,明白定是着了对方的道儿。他努力想反抗时,发现身体似乎被套上了一层无形枷锁,根本不听大脑使唤,虽然神志情醒,却只能无法抗拒地按照对方的命令去做,这是什么“法术”?竟然如此可怕!一时间,他不禁又惊又急。

眼看纸袋中的盒子就要暴露,急切间肖风凌忽然感觉到从丹田涌起一股巨力,正是平日熟悉的阴阳诀,这股力量猛然爆发,将那层枷锁震得粉碎,同时玄灵眼不由自主地全力释放,朝着女子的目光迎了过去。

那女子在开始施术时没遇到任何反抗的征兆,只道这个“小弟弟”是个普通人,没想到肖风凌居然还有反击的力量,在忽然发现对方的眼睛中金芒大炽时,心知不妙,但已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被玄灵眼将那术法完全反弹了回来,击个正着。

女子所施展的摄魂眼原本是一种通过咒语,以心灵之力控制对方行为的术法,这类的灵术要是失败就会遭到反噬,将对心神造成巨大的损伤。

女子当下惨叫了一声,立足不稳地退了几步,被男子扶住,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显然受伤不轻。那只正要扑来的魔貔被玄灵眼的金光一照,心中惊惧,畏缩着连声都不敢再作。此时,肖风凌的手刚刚打开纸袋中的报纸,露出那个头骨的一小部分来。

惊醒的肖风凌赶紧将报纸包好,把纸袋藏在自己身后,眼睛紧盯着两人,看出对方身上的“气”非常强大,心中不由异常紧张:自己学的是心法,并没学过什么攻击类的灵诀,也没有什么搏斗经验,绝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刚才那女子受伤只不过是恰巧被玄灵眼将她目光中力量反弹回去而已,自己现在的玄灵眼离那种以目伤人的高阶境界还差得远呢。

看眼下的情形恐怕难以善了,逃又逃不过他们,该怎么办呢?想到这里,肖风凌心里不禁后悔了起来,早知道这样,当初就应该让老八教自己几套逃命的玩意儿。

他却不知道此时那两人的心里也是惊疑未定,在他们所知道的灵能者中,能完全抵御女子那种程度“摄魂眼”的并不是很多,而能将力量如此反弹过来的高人更是屈指可数。

二人本以为肖风凌只是一个知情不报或者是捡到他们东西的普通人,没想到他竟有这等力量。二人凝神观察肖风凌,由于阴阳诀功力特殊,无法看透他的深浅,一时间哪敢发动攻击。

“我们都看走眼了,没想到阁下并不是普通人。”那女子调养了一阵,强打精神说道,修灵者的外貌往往和实际年龄并不符合,由于怕得罪“前辈”,她称呼也尊敬了许多,说道,“刚才有冒犯的地方,还请阁下见谅。”

肖风凌见对方态度缓了下来,暗自庆幸的同时也放松了不少,但怕露出破绽,也不敢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这个动作在两人看来,更觉得他高深莫测。

中年男子朝女子耳语了几句,女子继续说道:“我们师兄妹受师父之命,来追查本门的一件失物,刚才感应到失物就在这附近,正追赶到这里。而这只魔貔在一定距离内,对灵物有特别的嗅觉能力,适才它对阁下的纸袋吠叫,所以我们才有所误会。”

“刚才我师兄看到阁下的袋中确实有灵物,但似乎并不是我们要找的东西。由于师命如山,我们两人责任相当重大,丝毫不但怠慢。为了谨慎起见,还请阁下将那东西拿出让我们看清,也好回去复命。这个不情之请,还请阁下答应。”

肖风凌想了想,面对着两人,左手捧着纸袋,右手十分有技巧地扒开报纸,小心地拿出骷髅头骨,露出大半截后,又放了回去。看清这东西后,两人显得很惊讶,女子说道:“原来是灵骨,怪不得魔貔会有反应……小妹冒昧地问一句,阁下拿这东西有何用处?难道是修炼吗?要知道,这种修炼一向为正道中人所不齿。”

“这……这个……”肖风凌目的只是为了替老八寻找有灵力的东西,可不知道还有这类禁忌。

两人见到肖风凌支支吾吾的样子,相互交换了个眼色,反而露出会心的微笑,那男子从肖风凌原先紧张的表情看出他并非什么“前辈”,便开口说道:“兄弟不必紧张,其实你我是同道中人,刚才的事情纯粹是一场误会。我们师兄妹二人是昆仑赤血毒王门下。刚才看兄弟灵力高深,不知师出何门?尊师的大名能否告知?说不定我们还是一家人。”

原来修灵还有正邪道之分,肖风凌见两人敌意大减,暗暗高兴,正想胡撰一番,忽听远方的巷口处隐约穿来一声咳嗽,似乎是唐凌所发。两人立即警觉,男子的身形如鬼魅一般,几个瞬间已经闪出老远,那女子匆匆对肖风凌说了句“事态紧迫,后会有期”,也尾随男子而去,两人的背影片刻就消失在肖风凌的视线中。

肖风凌长出了一口气,发现自己的里衫都被冷汗浸透了,他哪里再敢耽搁,捧着纸袋拔腿就跑,直到气喘吁吁地回到家里,才放松了下来。

当老八听到肖风凌刚才的奇遇时,对所谓的“正邪之分”有些不屑,它认为修炼的本身并没有正邪分别,都是对力量或者理想的一种追求。当然,它最感兴趣的还是那个盒子里的东西,提出来要看看那面幡,但肖风凌牢记着唐凌的嘱咐,不管它怎么要求,都不肯打开盒子。

看到它一脸的不高兴,肖风凌把头骨拿了出来,在老八面前晃了一晃,这家伙顿时忘记刚才的不快,欢呼着扑了上来。这头骨中的灵气要远远超过以前的那两块石头,老八这次可谓大块朵颐。当它心满意足地回到石片中时,却意外地发现了骷髅头眉心中的一个透明窟窿。

这个窟窿直径有三厘米左右,似被锐器贯穿造成,肖风凌记得当初黄燮拿回来的时候这个窟窿就已经有了。据老八判断,这个骷髅生前竟然是位修灵者,而且修为不弱,不然死后也不会还有那么强的灵力留存在尸骨中。

此人应该是被那眉心的那致命一击所杀,能从这个部位如此击杀他,看来敌人相当之可怕。

老八沉思着,忽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肖风凌问原因时,老八说它自己也想不起来为什么会害怕,只是本能地产生一种奇怪的恐惧感。肖风凌也没有追问,他有感于今天的遭遇,提出想向老八学习一些防身和逃命的法术,老八表面上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随口答应下来。等肖风凌刚一转身,“脸”上马上做出一个“等你好久”的表情,心中暗道:好小子,你终于上道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