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来自布达拉宫的援兵

上官谦搂住了珍妮,头朝她雪白的颈子凑去,那少女特有的幽香让他微微犹豫了片刻,还是继续了下去。

珍妮感到颈部微微一痛,然后有一种麻痒的怪异感觉,随后竟然感到飘飘欲仙,仿佛一个人在云中被风儿吹得轻轻飘荡着,十分奇妙。

这种感觉结束的时候,珍妮惊异地发现上官谦已经盘坐在床上,而自己站在那里,除了脖子有些麻痒外,再也没有其它的异常感觉.“你……为什么不把自己的血给我?”珍妮大感意外,奇怪地问了一句。

有传闻说,被吸血鬼吸过血的人就会变成吸血鬼,其实这种说法是不对的。如果吸血鬼想要把一个变成自己的后裔,那么他在吸这个人血的同时必须把自己的几滴血给这个人,才能使这人变成真正的吸血鬼。吸血鬼都是崇尚享受的家伙,尤其是那些贵族身份的血族,他们最喜欢把看中的美女变成吸血鬼后,再控制她们成为永远也无法抗拒的奴仆甚至是性奴。珍妮是光明猎人,自然知道这种事情,她本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没想到自己预料中的事情竟然没有发生。

“我刚才使用了大量的变身力量,所以需要鲜血,以你处女的血加上灵髓,能加速我的痊愈……你走吧,你已经付出了自己的代价,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说完,上官谦没有再理睬她,闭上的眼睛调息了起来。珍妮没想到上官谦所说的代价就是这样简单。凝望着闭日养神地他,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最后叹息了一声,走了过去,在上官谦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关上了门.“上官,你真的很好,我开始有些喜欢你了……”珍妮离开时这句大胆的表白差点让吃惊的上官谦灵力走岔。

上官谦却不知道,肖风凌将乔尼兄妹送到旅馆,放下灵髓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去雪峰,而是快速地折了回去。观察着他的战斗,毕竟。肖风凌还是不太放心扔下朋友孤身一人在敌穴中奋战。上官谦最后在院中险胜克拉潘的情景,都落在了隐身一旁的肖风凌的眼中,当看到上官谦最终放过克拉潘并快速离开后,肖风凌露出了欣慰地神情,放心地朝雪山方向奔去。

而雪峰之上,只方的激斗已经到了白热化地地步。

肖云岗带着益西喇嘛的出现,使当初争着要出场地三个门派都停下了争执。益西喇嘛向大家解释了之前只方不断冲突的原因是由于西方势力挑拨的关系。代表西藏密教向各门派表示了歉意。他自承西藏的喇嘛也是中国修炼者的一份子,在这种关键时刻绝不能袖手旁观,所以要求代表布达拉宫出战下一场比斗.其他人一听这样的说法,自然不好争执,而且以众人的眼力来看,这个喇嘛所具备地实力。祗怕还在青松和成自擎之上,所以都一致表示了同意。

对方出场的人是黑暗议会的副议长拉兹,也就是开始光明猎首布风出场时.在帐外说想亲自教训布风的黑袍人,灵能者们倒还罢了,西方看台的观泉中顿时一阵骚动。拉兹,令人无法估计的s级实力者,是黑暗议会中除那位议长大人外,最神秘地人物。他虽然极少在公泉面前展示自己的力量,但据传闻,见识过他真正力量的敌人没有一个活下去。

有人猜测他是一位具有强大物理攻击地战士,也有人猜测他是魔力无边的魔法师,甚至还有人说,光凭杀伤力来评价,拉兹恐怕不下于黑暗世界的首领,撒旦的代言人——议长大人之下。众说纷纭,但有几个特点是相同的:冷酷、残忍、可怕、强大。

黑暗阵营齐声叫了起来:“拉兹大人!拉兹大人!”

很多灵能者虽然听不懂英文,但也能猜到是加油声,也纷纷给喇嘛们打气,明是由于称呼上的不统一,给人一种杂乱的感觉.“喇嘛加油!”

“大和尚,看你们的了!”

“几位大师,干掉这些洋鬼子!”

“益西和尚,加油!”肖风凌赶到雪峰的时候,正是拉兹的魔法连续被喇嘛们破除,灵能者们大声喝彩的时候。与许多人一样,他对密教喇嘛们参与这场争斗也感到惊讶和高兴,毕竟,不管之前喇嘛们和灵能者有什么矛盾,西藏毕竟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民族荣辱当前,什么事都可以暂时抛开,更何况当初的矛盾还是由于对方的挑拨所致。

身披着黑斗篷,做死神打扮的拉兹实力果然高深无比,一开场,指挥着两名黑暗大巫师、三名魔弓手和三名浑身甲胄、手持大盾和连枷的变异狼人摆成一个可远可近的魔法+远程+近战的扇形战阵,对益西等九名喇嘛发动了迅猛的攻势,一时间,低沉的诅咒声,破空的弓箭声和骇人的兽类咆哮交织在一起。连拉兹本人,也在狼人们列盾保护的情况下,开始施展出自己向来鲜在人前展露的力量。他所用的不仅是黑暗世界最强大的暗黑巫术,竟然还有已经濒临失传的四系元素魔法,而且根本不需要祈祷或者是念诵咒语,几乎都是瞬发,电光、火光、冰光加上本人的虚弱、中毒、迟缓等咒术齐齐冲向喇嘛们,威势十分惊人。

见到拉兹如此可怕的战力,白色帐篷中教皇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没想到一个副议长已经有如此战斗力!竟然同时精通四系魔法并且擅长各种诅咒巫术,且不提他还没完全发挥出来的实力,就单凭其现在所表现出的实力来看,教皇简直想像不出自己属下有哪一位修士有能力单独面对这位黑暗副议长而不败地。就算是仍在养伤的多尼都不行!

然而,那些喇嘛的反应则令大家更加吃惊.益西喇嘛一个人站在最前面,后面八人有些手持武器,有的是空手,在身后做出如寺庙中菩萨一般的姿势和手印,好像在摆什么造型一般,口中默念着经文,对扑面而来的攻击似乎竟然浑然未觉.灵能者们不仅替他们捏了一把汗:这时候,还摆什么POSE念经?快点防御或者是反击啊!

就在这时,益西喇嘛只手飞快地合拢到一处。两根食指立起,其他手指交叉重叠在一起。正是桑吉堪布曾经使用过的不动根本印,心中默念着金刚萨堹心咒。沉声喝道:“临!”

这一喝响起的同时,所有观众的心似乎都被震了一下,而那些魔法的光芒和一系列诅咒竟然奇迹般地齐齐停顿在空中,继而分解消弭无踪。祗有那些箭依然穿越了过来,但速度已经大减,被喇嘛们轻易击落。

发箭地魔弓手和列方盾保护的狼人倒还罢了,但释放暗黑诅咒术那两名暗黑大巫师却身体剧震。仿佛受到了极大地伤害,连拉兹本人都微微颤抖起来。许多灵能者还是首次见识到西藏密教的独特战斗形式,大开眼界地同时也高声喝彩起来。

九字真言之“临”,所蕴涵的,正是临事不动容,保持不动不惑的超凡意志。正是诅咒类法术的克星,刚才一句“临”

就将巫术的威力全部反弹了回去,受到了自己巫术反噬的巫师自然是抵受不住。明有拉兹力量强大。所受的反噬对他地影响不大,但看到对方竟然站着不动就轻松破解了自己如此多魔法和巫术,还让自己遭受到了反噬,他感到尊严受到了侵犯,不由大怒,只手快速挥动,元素魔法的光芒接二连三地闪耀了起来。

他连续施展出“连环闪电”和“地狱烈焰”等各种高级魔法,电光环绕,火光四溅,十分骇人,人们对拉兹的实力也更加惊讶,不愧s级的恐怖人物!

但拉兹哪里知道,在益西背后的喇嘛们拟化的,正是佛教中八部天神地形象,即天、龙、夜叉,干阖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和摩口侯罗伽,在佛经和真言的力量下,整个“不动”的阵型蕴涵着极大地念力,甚至和拉萨各大寺院的念力遥相呼应,加上“临”的不动根本印,形成一个外界精神力量无法到达的真空区,几乎对精神类攻击免疫,元素类的攻击也效果甚微,尽管拉兹魔力惊人,也无法奈何得了他们。反而被被喇嘛们还以“斗”字诀和“在”字诀进行反击,差点让他的整个阵型崩溃。

拉兹的阵势和力量要是对上灵能者中任意一个门派,都可能会发挥相当惊人的威力,但偏偏对上的是这些力量几乎无从捉摸、无法理解的喇嘛,处处受制于对方不说,那股念力居然还是己方强顷黑暗巫术的克星!

肖风凌刚来,就听到拉兹愤怒的咆哮声。

这位副议长大人不愧有这冷酷残忍的称呼,竟然在条目睽睽之下,杀死了被“在”字束缚得无法动弹的几名属下。

但他这种行为显然不是因为下属无能而泄愤的表现,随着拉兹可怕的笑声响起,全身的黑暗之力爆涨,只手挥舞了起来,喉间的音节组合成一个神秘的魔法,“死去”的暗黑巫师渐渐血肉褪尽,露出白骨嶙峋的骷髅架,却再次如活人般地站了起来,眼中冒出红光,正是传闻中最可怕的黑暗生物之——一不死族的亡灵巫师。

灵能者们看得一阵骇然,黑暗阵营中的一部分人却露出了敬畏和崇拜的目光,通常一名暗黑巫师通过死亡转化成亡灵法师,需要极其强大的魔力和精神意志力,而且具有相当的失败几率,一旦失败,那么下场就是灰飞烟灭。而一名亡灵巫师所拥有的,不仅是更强大的黑暗力量和亡灵巫术,而且还有着几乎永恒的生命,这对于一名需要大量时间研究、又畏惧死亡的巫术狂热者来说,是梦寐以求的事情,当然,亡灵系那可怕的形象这也同样不被很多人接受。

在这些暗黑巫师们看来,拉兹大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快速就成功地完成了两名暗黑大巫师到亡灵巫师的“转职”,自然让不少巫师露出羡慕的表情,纷纷在盘算等决斗结束后,如何巴结副议长大人帮助自己完成心愿。

而一些魔力高超的资深巫师则露出惊恐的表情,这两个“亡灵法师”并不是那些普通巫师想像中的那样,而是丧失了其他意识和记忆的战斗傀儡,它们仅仅保留了“战斗”和对拉兹“服从”的观念,正是巫师们的禁忌——“尸巫”。

紧接着三名狼人变成了丧尸一般的死亡武士,而魔弓手被全变成了白骨嶙峋的骷髅神射手。与此同时,喇嘛们也在利用宝贵时间飞快结着手印,同时默念经文恢复刚才消耗的念力。

帐篷中的教皇见到拉兹转换尸巫的情况时,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缓缓地自语道:“难道这个拉兹是巫……不可能,他充其量也就是个顶级亡灵魔法师吧……”

而旁边那个隐藏在暗处的身影却平静地纠正了他的错误:“不,你先前的猜测才是正确,他的真实身份应该是——巫妖!”

暗黑巫师在转化为亡灵巫师时,有极低的几率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和进阶,而成为巫妖。巫妖没有寿命的限制、也不再具有人类肉体的一切弱点,还掌握着很多更加高级的魔法,这使得巫妖在亡灵一系甚至整个黑暗世界里的地位都是崇高无比,令人敬畏。

在中世纪的一场光明与黑暗的“神圣决战”中,黑暗世界中出现了三名巫妖,这三人魔力十分强大,轻松地接管了黑暗议会,并率领黑暗势力,将代表光明一方的教廷打得溃不成军,黑暗的阴影笼罩了整个欧洲大陆,后来还是那一届的教皇和几位红衣主教以牺牲自己生命为媒介,联手使用了禁术,召唤出最强的战斗天使,才消灭掉三名巫妖,使世界又恢复了和平。现在黑暗一方忽然出现一个巫妖,虽然力量远不及当时的三大巫妖,但凭着巫妖永恒的生命,迟早一天会成长篇让所有光明颤栗的恐怖存在,那样,是绝对不能被“光明世界”所容许的。

“可恶,想不到黑暗世界居然再次出现了巫妖!”教皇的语气显得有些森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