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蓝丝!古怪的病根

“没什么,别担心,就是那病又犯了,头感觉很昏,昨哭想驻个拐喂鸡,不小心摔了一跤,多亏了隔壁的胡大妈帮忙才……”邹小紫的父亲邹老根看着和女儿同来的几人,问道:“这几个是你的朋友吗?怎么以前没见过?”

“不!不!爹,你别乱说,”邹小紫见父亲跌跤,心中难过,但看他如此发问,又怕乌涛不悦,赶紧解释道:“这是我的老板,度假村的乌总和他的朋友们。”

“原来是你的领导?快请坐!”邹老根一听是女儿老板,连忙让邹小紫搬来几根看外表年代久远的长凳,面色紧张地问道:“几位领导啊,是不是俺家闺女做错什么事了?难道是搞卫生的时候打破了什么值钱的东西?”

肖风凌想到邹小紫临来前一再恳求他们不要说出她按摩女的职业,心中暗叹,上前说道:“不是,我们是来帮您看病的。”

“看病?您还是医生啊!”这个来意完全出乎了邹老根的意料之外,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怯生生地问了一句:“要给钱的吗?”

得到肖风凌确定的回答后,邹老根似乎还不相信有这样的好事,又看了看女儿的眼色,才艰涩地吐出了一句:“领导,真……太谢谢您了……”

经过诊断后,肖风凌确定了邹老根体内的状况与邹小紫一样,都有那股淡淡的蓝烟。然而更令肖风凌和司徒雪沁惊讶的是,邹老根除了这个怪病外。竟然还集高血压、营养不良、肌肉劳损等毛病于一身,其中最严重地,就是两腿膝关节的毛病,膝关节以下的部分已经完全丧失了行走功能,小腿触感冰凉,有明显的肌肉萎缩.据肖风凌判断,这应该是由于常年的类风湿所引起的风瘫之症,而且已经快接近晚期了,这种类风湿诱发风瘫的可能性非常少见,却让邹老根碰上了。

人们把关节功能分为四级。

一级:功能状态完好;能完成日常的任务而无困难.二级:能从事正常活动。但有一个或多个关节活动受限或不适.三级:祗能胜任一小部分或完全不能胜任一般职业性任务或自理生活。

四级:大部分或完全丧失能力,病人需要卧床或依靠轮椅。很少或不能自理生活。一般所说的“风瘫”,就是指关节功能属于四级者。

不少病人在病程的早期或中期。四肢部分关节或全部关节肿痛,终日不离床椅地病人,经过适当的治疗,多数能迅速得到好转,不但生活能自理,有地还能参加原来的工作;如果到了疾病地晚期,因关节强直、畸形、肌肉萎缩.连吃饭、穿衣、大小便都要别人料理,这时药物治疗已难奏效。但是,最后还是可以通过人工关节置换等手术,获得较好的治疗效果。

但这种人工关节置换手术费用极其昂贵,哪里是邹老根这种经济条件所能承受的。

邹老根叹了口气,说道:“这些毛病都已经很多年了。其实俺们村里,上了岁数的人哪个不是这样的?上次有个什么医疗实习组来这里搞什么‘三下乡’,结果检查出我们村里人都有各种各样的毛病。才一天,就吓回去了……俺都已经习惯了,这腿前些年还能撑着下地干点活,而这几年先是痛,后来就渐渐没有什么知觉了,想走两步都没办法了。后来俺闺女替俺买了这台轮椅车,偶尔也能干点轻活儿……祗是这几年来,苦了俺闺女了。其实俺心里头清楚,她一直都想和弟弟小石一样去上学读书的……”

邹小紫紧紧地抿着嘴,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司徒雪沁同情地看着她,轻轻地拉住了她地手,乌涛和唐绍也不说话了。

肖风凌心中也是一阵酸楚,这个社会有多少人会关心这些还在贫困线以下的他们?

“放心,邹大叔,我会尽力帮您治好这些病的。”肖风凌说着,拿出银斜来。

邹老根心中十分感动,但看着那明晃晃的银斜又有些害怕,邹小紫抹了抹泪水,说道:“爹,肖总的医术很高明的,我地那个头痛病就是被他给治好了。”

“真的吗?闺女,你没事了?真是太感谢肖领导了!”邹老根露出十分欣喜的表情,仿佛比治好自己更高兴.“这样吧,您先躺到床上去,我帮你做个针灸。”

肖风凌让邹小紫扶着邹老根侧卧在那张铺着草席地木板床上,邹小紫马上打来一盆水,让肖风凌洗洗手,顺便打算帮父亲把手足一带洗净,以便肖风凌施展斜灸之术。

肖风凌把手伸进那水中就感觉本能地有些古怪,却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他只眼金光一闪,玄灵眼已经随心而运.这一看之下,果然发现端倪,祗见那沁凉透明的水中,隐约能见到缕缕如墨水的蓝色丝状,漂浮在水中,用手一接触时,马上四散开来。

“难道是水!”肖风凌心中灵光一现,马上联想到了一个最容易散发疾病的根源。

司徒雪沁看着他发呆的样子,开心问道:“风凌,怎么了?想到什么了?”

肖风凌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朝邹小紫问道:“这水是从哪里来的?”

邹小紫见他那样子,心中有些忐忑,说道:“我们这个乡水压低,自来水上不来,所以大家都用井水,这井水很干净的,冬暖夏凉。如果您觉得不妥的话,我再拿点凉开水给您洗洗?”

烧的开水会不会也有这种现象?会不会被烧开后就会象一些细菌一样消失?肖风凌想到这里,马上说道:“好,你拿一杯烧开的水来。冷热无所谓,一杯就够了。”

邹小紫拿来地开水让肖风凌暗暗证实了自己的想法,烧开后的井水,虽然还若有若无地存在着一丝淡蓝色,但比起生水来要微弱得多。

“你们平时喝的是开水,还是生水?”

“不一定,这井水清凉可口,我们经常是直接喝……”

肖风凌问道:“您回忆一下,病发前是不是喝过生水?”

“我经常从井里打上来直接喝……”

司徒雪沁也反应了过来,问道:“风凌。难道你怀疑是水源的问题?”

肖风凌点了点头,邹小紫却露出不解的神色。问道:“肖总,我们从小到大都是喝这井水长大的。为什么到现在才出现这种症状?”

“是啊!”唐绍也提出了疑问:“按理说,邹大叔喝水的时间比小紫要长得多,为什么他的症状比小紫还要轻呢?”

肖风凌对邹老根问道:“邹大叔,您平时喝的一般都是开水吗?”

邹老根点了点头,说道:“是地,我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用山上地一种土茶叶直接泡开水喝。穷人穷享受……”

司徒雪沁反应很快,已经明白了生水和开水的区别,肖风凌对乌涛说道:“你马上派人调查一下,看看那些发病地人是不是平时都习惯喝生井水?”

乌涛明白了几分,拿出电话到屋外指派人手去了。

“我有个问题,肖老大。”唐绍也是个聪明人,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为什么这种病到最近才会出现?按理说.如果井水一直有问题,应该在好多年前就会出现这怪病啊?”

肖风凌点点头,说道:“这也是我疑虑的地方,好了,先别说这个了,我们先帮邹大叔治好病再说.”

肖风凌拿出天衣银斜,再次施展出令旁人侧目的“棱刺”

和“疾电”手法,在司徒雪沁配合之下,成功地帮邹老根排除了那种蓝色的“毒素”,解除了一直困扰他的头昏症状。

但在治疗那个风瘫时,肖风凌却有些犯愁,与它相比,曾依云的母亲徐大妈那种痛风祗能说是小儿科。这种接近晚期地风瘫十分棘手,医书上明是提出了“活血祛风”配合服药、康复按摩等长期的阶段治疗法,无法在短时间内将这种顽疾完全清除。毕竟《元元医经》不是万能仙丹,它虽然神奇,但也有自己的极限。

肖风凌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帮助邹老根减轻病情再说,这种因内风湿关节炎而引起的风瘫舆那种脑部中风引起的偏瘫不同,主要的诱因还是在关节。

肖风凌以天衣针法针刺阳陵泉、足三里等穴道,捕以适量灵力,邹老根感到一直麻木失去知觉地膝盖一带开始发热发胀,里面渐渐还有种畅通的感觉,不由露出欢喜的表情。

肖风凌针灸完举后,在帮邹老根把脉地时候,发现刚才的治疗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原本萎缩和阻塞的经络已经有所疏解,血液循环也恢复了一部分。但要想完全恢复,恐怕还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肖风凌说道:“小紫,邹大叔的病不是一两天能好的,一会我开副药方给你,你按达副药方去抓药。从明天开始,我会连续来给大叔继续作斜灸,如果坚持服药,估计过段时间就能下地行走了。平时可以多锻炼锻炼行走,但还是不能干重体力活,一定要注意持续吃药和调善。”

邹小紫感动地马上就要给肖风凌下跪,被司徒雪沁一把扶住,邹老根也激动地说道:“这位领导……您真是神医啊!前村有名的李大夫一直都说我已经没法子治了,今天多亏了您老人家……”

肖风凌被一个大自己一辈有余的人叫“老人家”,脸上顿露尴尬之色,司徒雪沁好奇地问道:“这里还有个有名的大夫?”

邹小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一带地方偏僻,明有口岩镇上才有正式的乡医院,而那位“有名”的李医生是这几个村子唯一的“赤脚大夫”,事实上,他也并不是什么正式的医生,就是稍微懂点医疗常识而已。上次有人闹肚子痛,他居然开了风马牛不相及的维生素给病人,真是可笑。但由于没有其他正规的医生,村里人有什么大小的毛病还是都去找他。

唐绍听得邹老根把肖风凌和这赤脚医生相比,不由笑出声来。这时,肖风凌已经把药方开好,递给了邹小紫。

邹小紫一看,这药方名目还真多,有生地、熟地、拘杞、木通、牛膝、川芎、生苡仁、当归、金银花、五加皮、苍术,川乌、草乌、甘草、黄柏、松节等,而且还要求和酒一起煮,再以罐贮地下三天,才可以使用,而且每天早、中、晚都要服用,直至康复。

她目光微微一闪,点了点头,邹老根对女儿说道:“闺女,神医开了什么药,给爹看看。”

邹小紫犹豫了片刻,露出笑容:“就是几剂寻常的药,晚点我就去买.”

“那好,你拿来给爹看看……”邹老根深知女儿的脾性,仍然坚持道。

邹小紫无奈之下递了过来,邹老根看了一阵,说道:“虽然你爹不识几个字,但看到这么多字,应该不是一两剖药吧,听神医说还要每天坚持服用,恐怕要很多钱.你别忘了,小石的学费拖到现在还没交呢,爹这病反正已经拖了这么久,既然有了神医的宝方,还是慢慢来吧,不急于一时.”

肖风凌才知道邹家已经困难到达种地步了,马上将手伸进口袋,带因为来的时候太过匆忙,没带什么钱,唯一的一张工商银行的卡却无法在这里使用,因为这种穷地方最多祗有农村信用社,连农业银行都没有。这一路食宿都是乌涛全包,平时也没想到要怎么用钱,在这个别人需要帮助的关头却遇到了困窘。

肖风凌看了看唐绍,唐绍也露出无奈的脸色,这家伙早跟着肖风凌吃白食惯了,哪里有带什么钱,他正要出屋去叫乌涛,司徒雪沁开口了:“邹大叔,把药方给我看看。”

她接过药方后,仔细地看了看,朝肖风凌问道:“风凌,你这个是《元元医经》里的祛风散淤酒吧。”

肖风凌点了点头,司徒雪沁眨了眨美丽的眼睛,神秘地说道:“其实我司徒家也有个偏方,对这种风瘫有不错的效果。”

看到肖风凌期待的样子,司徒雪沁微微一笑,有种说不出的迷人风情,拿着笔在那药方背面写了一行字,递了过来。

肖风凌看她就写了寥寥数字,心中不由惊讶,明见上面写着:“南瓜根数根,晒干后,煎水服用,一日数次。”

“南瓜根?这么简单?”肖风凌没想到这个再寻常不过的南瓜根居然能替代元元医经中的祛风散淤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