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素衣如雪

上官谦微微一惊,冷冷地说道:“你把这个秘密都告诉了我,就不怕我借机杀了你?”

“不是吧,我原本还想靠你保护回去呢……这样说,太伤感情了……”

“哼!以你的实力,还需要人保护?”想到肖风凌在决斗中所表现出来的可怕实力,上官谦就气不打一处来,感情这家伙以前和自己比斗的时候从来出过全力!

“现在不行了……我现在祗怕连那种血族公爵都打不过……”肖风凌的笑容掩饰不住心中苦涩,“对了,那灵髓都被我用完了,能否在回去时去你家里拿点?”

上官谦似乎也发现了肖风凌的情绪低落,想起父亲当年失去力量时的痛苦,心中一震,没有再故意拿话挤兑他,点了点头.上官谦知道肖风凌的灵髓大多给自己疗伤用了,而且为了某个原因,他也必须回山洞一趟,所以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几个意料之外的人来到了旅馆,指明要见青衣门的“肖长老”。为首一人自称是邪云宗长老江波,说是为了感谢肖风凌对江天的救命之恩,送来大批礼物,并言明今后如有需要之处,邪云宗定当鼎力相助。其语气和态度十分恭敬,丝毫没有什么骄纵之色,让肖风凌心生好感的同时也感到一阵奇怪。

肖风凌看着一份份珍贵的药材、财宝和炼金材料,还有江波一再声明的那个“西方地赔偿绝不会漏下青衣门”的说法,心中也有些明白。江天身为邪道第一大宗主,居然如此礼遇于他,甚至有些示好的意味,恐怕不仅仅是为了救命之恩。想必他已经猜出了自己“无名氏”的身份,或者是看上了自己的医术.但不管怎么说,青衣门如果能得到邪云宗的,绝不是坏事。

肖风凌推辞不过,祗得接受了礼物,江波见他收下礼物,显得十分高兴.寒暄一阵后,起身告辞.“肖。你的朋友真够大方的……”珍妮从江波送来的礼物中伞起一块玉佩端详了起来,口中不断称赞:“好一块温玉!

我曾修习过寻宝术和鉴定术。在光明猎人中也小有名气,依我看,单这个玉佩的价值起码就得上六位数……“

上官谦却冷冷地说道:“我可没看到什么‘大方’,唯一有地,明是‘利用价值’而已。”

“我知道,但现今世界中,人存在的意义之一。就是价值,有个利用价值,总比没有要好,”肖风凌知道上官谦虽然语气刻薄,却是在点醒自己对方送礼地真正目的,心中暗暗感激。也没有再过多地解释,“珍妮,你喜教地话。那玉佩就送给你,可惜的是,这些药材虽然珍贵,却没有我要的用来治疗师兄的雪芜草……上官兄,我们在西藏也耽搁了不少时日了,我担心舒长老的毒伤,还是尽快动身吧……”

邪云宗的驻地,宗主的心腹江波正在向江天报告送礼地事宜。江天显然重伤未愈,但脸色要比当初红润了不少,正端坐在案前,轻轻抚动着古筝,不时弹出一声清吟。

“宗主,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把礼物全部送给了那位肖长老。不过我觉得将这么贵重的礼物送给已经日益式微的青衣门有些不值,”江波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这肖长老从表面上看,最多也就是个灵动期的灵能者,这倒是符合了青衣门一向重医轻武地传统作风.倒是在他旁边有一个外表冷漠的年轻人,却显得有点高深莫测,依我看,这年轻人的身手明怕还在我之上。”

“阿波,别小看了那肖长老!他所表现出地灵力是不是若有若无?当初我也曾这样想,但当他用灵技替我疗伤时,尽管竭力隐藏,但我还是感觉到一种超凡的力量,如果我的感觉没有错,他就是那个实力犹在肖门凤街之上的‘无名氏’。对于这样一个能战胜比修斯那样对手的强者,想在你面前藏匿气息,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再说就算我真的猜错了,凭着他医好我的那起死回生的医术,也值得我们和他拉近距离.”

江天缓缓站起,心中也有些疑窦:难道自己真的看错了吗?这个肖长老和那肖凤音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她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古怪呢,而后来的无名氏也是肖云岗推荐上场的……肖……他也姓肖,莫非与肖门真的有什么联系?

江波见宗主似乎习惯性地陷入了沉思,不敢惊扰,悄悄地退了出去。

随着各大势力的撤离,雪峰的东西之争就此告一段落。

上官谦驾驶着那辆越野车沿着青藏公路向回赶去,肖风凌则在车上假寐巷神,后面的座位上又多了两人,正是乔尼兄妹。本来上官谦并不想带上他们,但珍妮一直坚持要与他同行,乔尼也对教廷失望透顶,不愿回去。乔尼看出妹妹对上官谦的意思,虽然心中对这位有着黑暗血统的年轻人还是有些芥蒂,但自己的今是人家冒险救回的,而相处下来,上官谦除了待人冷漠一点,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恶迹,所以也就由着妹妹了。

如同肖风凌初次入藏一样,乔尼兄妹也被路上的风景所吸引,不觉间,已经来到了昆仑山口,上官谦带着三人朝自己所居住的隐秘山洞奔去。今天的风雪很大,由于乔尼兄妹的实力不足,加上肖风凌的灵力丧失,这次行进的速度比上次要慢得多,花了好长时间才来到山洞。

一进山洞,上官谦就露出了警惕的神色,伸手拦住了后面的乔尼等人。

“出来!”上官谦冷冷地喝了一句,虽然对方布置得几乎不露痕迹。却无法隐瞒一个在这里生活了多年而又心细如发地人,在走到门口时,上官谦就发现了异常。

一声恐怖的兽类咆哮传来,在这山洞中回荡着,令人心头猛地一跳,珍妮不由紧紧地抓住了上官谦的胳膊。一道白影飞快地出现在几人面前,原末一祗三祗尾巴的小狐狸。

“原来是你这畜生!竟敢在我家里撒野!”上官谦拔出石中剑,就要上前,却被肖风凌一把拉住。

“小心,前面是个毒阵!”

虽然肖风凌的力量虚弱。但凭着敏锐的灵览和高明的医术,早就发现了周围全被布满了无色无味的剧毒。以肖风凌的判断。这些剧毒哪怕是一小点,也能让一祗恐龙化成腐骨。更可怕的是。

这些剧毒竟然如同活地一般,祗要触动一个关键点,就会发生连锁的反应,如同阵法一般,这外表毫不露痕迹地毒阵简直就是一个必死的陷阱!

肖风凌心中一凛,此人下毒之术如此高明,自己力量受损.恐怕难以应付。

这祗外表可爱地小狐狸正是看护青晶玉芝的那祗七尾银狐,当时被上官谦斩断的五根尾已经长出了一根。狐狸用仇恨的目光看着上官谦,张牙咧嘴,作势欲朴。

上官谦忽然一愣,没有再理睬这狐狸,而是有些诧异地看着前方。

“果然是你……”一个略为低沉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这声音给人一种十分特别的魅力,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几人地眼前。

“居然是你……”上官谦冷厉的眼中露出一丝欣喜,虽然稍纵即逝。却没能瞒过对面素衣如雪的女子。

听着两人如台词般的对白,肖风凌笑了,但心中却是暗暗吃惊,因为那毒阵就在女子出现的时候,竟然在一瞬间消失不见了。这女子的毒术和阵法都高明得让人意外,尤其是毒术,如此繁复精微地毒阵,居然说收就收,丝毫不露痕迹,周围也没有任何余毒,仿佛原本就是一个无害的山洞,光这一手,就直追“天下第一毒”赤血毒王。

“小银,退下去!”女子朝银狐呵斥了一声,银狐赶紧跑回她身边,她含着笑意的眼睛在珍妮抓着上官谦地胳膊上略作停留,转头望向肖风凌:“不愧是青衣门的长老级人物,虽然年轻,但比普通的庸医要强多了,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化魂阵,听闻邪云宗主就是被你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今日一见,果非讹传,我的青晶玉芝也是被你摘走的吧……”

“是的……对不起,我有急用,才……”肖风凌才知道原来那个阵法是女子所布,七尾银狐也是女子留下看守玉芝的,不由暗觉理亏,赶紧道歉。

“哦?这么说,你承认了?你认为采走我的宝物,并打伤我的灵兽,光是道歉就能解决的吗?”

“哼!青晶玉芝原本就是天材地宝,无主之物,我十年前就发现到那里有了,你凭什么说那是‘你的,?”别看上官谦平时对肖风凌没有好脸色,但早已经把他当成唯一的朋友和知己,一看肖风凌受到刁难,马上站出说话。

“以前是无主之物,但我把它圈了起来,我就是它的主人,就好比这山洞,原本不也是在你住进来后,才成为‘你的,家吗?”女子露出微笑,“我都还没说你呢,你反倒说到我前面来了,采走药材的,是这位青衣门的肖长老,那么打断小银尾巴,让它力量大损的人,必定是你这位大剑客了?你让我受到了损失,居然还伞把剑在我面前挥舞,是想要以武压理不成?”

女子的话让上官谦吃了个瘪,明得收起剑,轻轻甩开珍妮的手,上前一步说道:“你想怎么样?”

“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我们还是去里面说吧,站在这里讨价还价可不是件舒服的事情。”女子指了指洞内的桌椅,那神态仿佛自己才是山洞的主人,让上官谦的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

畿人坐定后,女子说道:“首先,我有个问题要问这位青衣门人,青晶玉芝的属性特殊,你拿它有什么用途?”

肖风凌把“师叔”舒迢中毒的事情说了一次,女子微露惊色,眼中神光一闪,说道:“青衣门果然名不虚传,连青晶玉芝能解紫云水仙之毒这种几近失传的秘方都知晓,看来肖长老还是个用毒的行家……难怪能发觉我的混沌毒阵。”

肖风凌不便说出老八的事情,而自己对毒术也确实不怎么通晓,祗好说是偶尔在古方中见到有这此秘方,为取信对方,还顺带说出几个老八医经中的几个隐秘的方子。女子听得目光闪烁,显然在用心记忆,还不时提出一些问题,肖风凌对她当初医治珍妮所采用的特别方法也很感兴趣,两人讨论了一阵医理,觉得甚是投机,而一旁上官谦的脸色却愈显冰冷,女子祗作不见。

肖风凌却知道上官谦的想法,而自己对这女子绝无非分之想,马上知趣地收住了话题。他借机再次向女子道歉,请她原谅自己不告而取之罪,并愿意拿出邪云宗送来的稀有药材雪玉参和血蟾蜍作为补偿。

“既然肖长老如此通情达理,我也不好再刁难于你。其实,你当时明取走两株青晶玉芝,确属难得,人品医德也可见一斑。此事当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大家也算是有缘一场,我不能白要你的那两样药材,这样吧,我身上正好带了不少药材,如果你有需要,我愿意拿末和你交换。”

令肖风凌惊喜的是,当他提出急需雪蒸草时,女子竟然痛快地从身上的储物灵器中拿出三株盛放在玉盒中的雪芜草交给了他,肖风凌见苦寻不得的药草终于有了下落,知道轩辕釜只手复原有望,不由大喜往外,连连称谢.“现在,该论到我们算账了吧……”女子目光转向不悦的上官谦,“青衣门的高人虽然医术卓绝,但素来战力不强,你不要告诉我,我的七尾银狐是被这位肖长老所伤的?”

这下女子对肖风凌的实力倒是估计错误了,一方面是由于有了“青衣门长老”这个先入为主的观念,另一方面,和肖风凌此时的身体状况也有关系。

上官谦知道她对肖风凌的真实力量有所误解,而当日七尾银狐的尾巴确实是他斩断的,所以也不作解释,冷着脸问道:“就是我干的,你待要如何?”

“当日在雪峰,我救了你们两人,你一句谢都没有,还蹭了我一顿吃喝,现在伤了我的灵兽竟然还是这种死硬态度,莫非你当我是软柿子任人揉捏吗?”女子的目光中忽然露出如刀锋一般的凌厉光芒,慢、慢、起身,一旁的珍妮和乔尼马上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不由同时打了个寒战:这女子竟然有这样的实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