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渊源

平静的大湖顿时波浪滔天,变得凶戾无比,而原本晴朗的天空也阴沉了下来,周围开始刮起呼啸的狂风,远处还传来轰隆隆的雷声,威势甚是惊人。老八毫不理会对方的发威,仍在喋喋不休地挑剔她的身材长相。

肖风凌眼见只方剑拔弩张,不由暗暗叫苦,他大声地解释,可惜声音被巨大的风声所掩盖,奇怪的是,老八的声音竟似完全不受影响。

“丑八怪!去死吧!”妮单手朝天一指,乌云忽然出现数道闪亮的霹雳,朝老八猛轰过来。

老八也不躲闪,任由对方攻来,那些闪电划过它的身体时,祗是将它的烟雾击散,一会又安然无恙地重新聚合在一起,发出大笑。

妮目光凌厉地注视着空中的敌人,脸色一片煞白,手中接连施放出火焰和旋风,一时间火光、电光交错纵横,但对老八都无效果。她皱了皱眉,高举只手,湖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从中飞出几条银色的蛟龙,将老八围团包围了起来,并不停地朝中央喷出白色的水雾.哪知老八反而高兴了起来,叫道:“好舒服啊!再来几条!快点!”

妮的脸上的愤怒渐渐转为惊诧,这银蛟的吐息带着无比的寒性,甚至连凡间的火焰都能凝固,想不到这个家伙居然还露出享受的样子。那次与肖风凌在领域中战斗时,由于受伤太重,她使出的力量还不到十分之一。所以反过来被肖风凌强大的精神力控制住了领域。然而现在自己已经恢复了七、八成,但眼前这家伙竟然毫不抵抗地在她地领域中完全硬接了下了这些攻击,看来实力确实深不可测.但一想到那些可恨的话,她就忍不住心头的怒气。

听着老八张狂的笑声,妮终于忍耐不住,她下定决心般地一咬牙,将身上的红色薄纱取下拿在手中,露出完美而诱人的身材。

但此举显然不是为了展示身材,随着灵力的催动,那薄纱越变越大。并隐隐露出淡淡的紫光,妮松开只手。薄纱居然消失在空气中。

原本还电闪雷鸣的天空忽然静了下来,湖水也渐渐平复。

不再翻腾。直觉告诉肖风凌,这绝不是因为她已经放弃了攻击,相反的,这种异常地安静,正微兆着可怕的暴风雨即将来临.果然,片刻过后,周围地景物渐渐爱成了淡紫色。而一种令人呼吸困难的压迫感随之而生。虽然肖风凌明是作为观战地局外人,却也感到异常地难受,不得不运起灵力,缓解这种强烈的不适.他心中震撼,看来妮所说的一点没错,那次他侥幸得胜的原因确实是因为她有重伤在身。精神力薄弱,所以被他反过来掌控了领域。如果妮以这种程度的力量来对付他,尽管他现在的灵力比当初要强了不少。对领域的力量也有所理解,但还是必败无疑。

妮又恢复了平日地娴静,纤手挥动,四周红光大盛,渐渐凝聚变成深紫色,纷纷向空中照定,同时一个个形状相同的奇形符号在光芒中隐现,发出阵阵悦耳的声音,最后凝聚成一个八卦中“坤”的卦象符号,发出迫人的光芒。老八被那光一照,漂游的身体顿时动弹不得,全身地黑雾也开始收敛。

“哼!这丑八怪,竟然逼本小姐出绝招!”妮收起了怒容,朝肖风凌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摆出一个优雅的姿势,丝毫不在意身上春光地外泄,“放心,我知道这个不修口德的家伙是的你朋友,我现在明是用一种极其厉害的阵法困住了他,没有发动攻击。他现在正在全力抵御阵法的压力,不久就会筋疲力尽.一会让他给我好好道个歉,不然还有的苦头吃。”

没等肖风凌说情,空中传出一声冷笑。

“坤”所发出的紫光忽然闪耀不定,那些奇怪的符号开始疯狂地转动了起来,所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尖锐.肖风凌清楚地感觉到从符号中传来凶戾狂暴的可怕力量,而妮更是大惊失色,叫道:“他居然自己引发阵法!这家伙不要命了!”

那符号的转速越来越快,循着一种诡异的规律划出一道道如同梦幻般的轨迹,虽然美丽,却蕴涵了无比的杀机.“不行!这力量太大了,我的伤还没痊愈,就快控制不住了!”妮伸出的手臂在不停的颤抖,祗听一声怪响,她被震退了几步,吐出一口鲜血。

随着阵法的发动,失去了控制的符号转动的速度更加快了,已经再无法用肉眼看清,紫红色的轨迹纷纷变成一股股乱流,携带着惊人的力量开始四处流窜,肖风凌赶紧施放出灵力护罩,将自己和妮保护了起来。

一道乱窜的紫光飞快地冲来,掠过灵力护罩。一阵裂帛之声传来,金色的护罩居然如被利刃所割,马上出现了一个破口,肖风凌大吃一惊,灵力护罩是一种强力的防御术,能抵抗外来的一切攻击,除非施术者力量不继,否则不会崩溃,象这种形式的破损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可见那紫光是何等的可怕!虽然这是梦中的领域,但在这里如果受伤或死亡,是会反映到现实中的。

就在他一愣神间,两道紫光呼啸着又冲了过来,幸亏妮及时放出一道淡淡的红色光晕,加持在了护罩之外,紫光一碰到那光晕,顿时如遇到及其滑溜的东西,朝一边滑开来。此时,无数乱舞的紫光都往阵法中央的老八集中了过去,切割空间所产生的尖锐声音不绝如耳。

“老八!”肖风凌大叫道,就要冲上前,被妮一把拉住。

“别过去!那里的力量太过巨大。连我都无法抵挡!”妮擦拭着唇边的血迹,喘着气说道。

就在这时,随着一阵巨响,整个领域忽然发出了一阵猛烈地震颤。一个庞大的影子忽然出现在紫光的聚焦中,全身发出耀眼的光芒,那光芒化做千丝万缕的细流,将以无匹的力量将所有的紫光网罗住并强行镇压下来,那个中央力量聚焦的“坤”字被种奇怪的力量一阵扭曲,竟然变成了卦象中的“乾”字,整个阵法顿时宣告瓦解。符号和紫光渐渐消散,周围地景物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难道是红叶?”老八口中发出洪亮地声音。似乎有些意外,又有些愤怒。“区区的地烈阵怎么能奈何得了我!”

妮因为阵势地瓦解,体内顿时受伤不轻,现在被人忽然叫出这个多年前的名字,娇躯剧震,颉声道:“你……你是谁?

居然能如此破解我的阵法!“

老八冷哼了一声,光芒收敛,身形渐渐清晰了起来。

肖风凌还从未如此清楚地看过老八的形象:巨大的头颅如有些象龟。又有些象蛇,壮硕的四肢上覆盖着黑色的鳞片,闪亮地脚爪锋利无比,背上是一个坚固无比的龟壳,每块龟板上都刻着一个不同的奇怪符号,隐约发出莫测的光芒。粗长的尾巴上还长着倒刺。这怪兽看上去显得沉稳而威武,连简单的呼吸间都透露着强烈地压迫感。

妮已经颤抖着跪了下去:“啊!玄……玄武大人……”

“果然是红叶!你还记得我啊,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没有死?”老八的口气异常冷漠。似乎带着恨意,那股强大威压朝她逼了过去。

妮不敢反抗,伏在地下,全身簌簌发抖,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惊恐,肖风凌看得不忍心,开口说道:“老八,别这样,她也是我地朋友。”

“朋友……”玄武沉吟着,望了望肖风凌,又看了看地下的妮。良久,终于叹了一口气,收回了自己的力量,又变为那股黑色的烟雾.那件消失的薄纱从它身旁出现,缓缓飞回到了妮的身上。

“大人……”妮没想到玄武这么轻易就原谅了她的冒犯,还把灵器还了回来,身子微震,眼中已有泪光闪现,却还是不敢起身。

“算了,起来吧,不要叫我大人了。”老八感叹着摇了摇头,“红叶真人,你的名字叫妮吧……不必害怕,我早已不是当年的玄武了。

妮这才敢站了起来,老八注视了她一阵,平静地问了一句奇怪的话:“他呢……”

“大人,他……”这简单的一句话让妮十分犹豫,偷偷地看了一眼玄武。

“你是不是在担心我想找他报复?的确,被自己所信任的人背叛是件十分痛心的事情,当初他利用我的信任,在最关键的时候偷袭了我,拿走了诛仙阵的圣剑,我才落得个使用禁术保命的下场,你是他最信任的下属,应该很清楚地知道这件事情……”玄武淡淡地述说着令人心惊的往事。

“千年随眼过,万事转头空,这么多年来,我对仇恨早已淡漠了。如今我更是舍弃了原来的身份和使命,也再没有什么报仇的念头了……明是想问问他的情况而已……”

“自从那次浩劫后,他就不知所踪,我们也失去了联系。

在三百年前,我倒曾经见过他一面,是在淇县的云梦山,也就是当年商王朝的都城朝歌。他那时似乎在缅怀些什么,看到我明是微微示意,也没有说什么就消失了。后来我又特意去了几次云梦山,可惜再也没有见到他,反而被一群实力相当强大的神秘人物偷袭,受了重伤,祗好以灵体的形式逃遁。“

“这个世界能伤他的人应该没有几个了,现在他一定在这个世界的某地过着清闲的生活吧……”老八的语气带着淡淡的伤感,目光停留在肖风凌的身上,说道:“我也不会羡慕他,我以后的日子会比他开心的多。因为我不会是孤身一人,我有朋友。”

肖风凌面色激动地望着它,心中热血沸腾.妮没想到曾经以薄凉寡情着称的玄武大人现在居然如此看重友情,不由惊呆了。

“红叶真人,小风的融合修炼是你弄出来地吧,怪不得当时在与青龙老大战斗的时候,发现他力量暴增了数倍……”

“青龙大人?原来他那次所说的故人是青龙大人!”妮想到当年青龙可怕的力量和心计,心中一阵不寒而栗,马上答道:“是的,我为了感谢他帮助我恢复力量,特意用这种方法增长他的力量。”

“胡闹!如果这种方法适合小风,我早就用了!你知道吗?他体内的潜力过于巨大。由于修灵时间太短,对力量的掌握和战斗技巧的应用实在太差。所以我明传授了他最基础的心法,没有传授过多地战技。一直在控制着他的力量增长,以免力量无谓地消耗和浪费,如果他听你那样指导修炼下去,不仅成不了大器,甚至还会使力量超越肉体和精神极限引起自爆!

你不仅让他的力量这样胡乱地疯狂增长,还提前教了他灵力护罩、突刺这样技巧,岂不是断章取义?“

枼不敢!红叶委实不知他有如此潜力。红叶祗想报答他!“妮刚站起来,马上又惶恐地跪了下去。

“哼!你这样报答可是要命啊!阴阳诀心法玄妙无比,又岂是你所能掌控地?这下他的修炼完全乱套了!他这样发展下去,即使不爆体,一辈子也明是个光会傻练的普通灵能者而已,怎么能真正领悟力量的精髓?怎么能达到阴阳诀最终天人合一的境界?这件事你要负全部责任!”

妮没想到事态如此严重。吓得直发抖,肖风凌终于了为什么青龙当初会那样评价他的力量了,同时也明白了老八的一番苦心。怪不得它一直没有教自己那些高等地战技,明是每天督促自己进行基础的修炼。但肖风凌也知道妮是一番好意,马上为她求起情来。

“好吧……看在小风的面子上……如果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不责罚你了,刚才听你说,想和小风灵体只修?”老八有些戏谑地看了肖风凌一眼,收回了威严持重的口吻,又回复了平时熟悉的语调.这回终于轮到妮难为情了,低着头说道:“大人您都听见了……对不起,我不该打您朋友的主意。”

“谁说地!”老八语出惊人,“我要你做的正是这件事!”

它朝肖风凌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说道:“我这朋友学地正是圣王的阴阳诀,你应该知道这心法的妙处吧,我可以传授你们我独门的只修奇法!要知道……小风还是个处男呢,可别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啊!”

“老八!”肖风凌可真的急了,这家伙!怎么尽做这种事情,“不行,我绝对不能对不起清月!”

“谁说要你对不起她了?这是为了以后更好地和她在一起!再说红叶真人,哦,不,妮小姐可是位千娇百媚的美人啊,你看那容貌,那身材,那风情,简直是绝代尤物,如果不是心有所属,连我都想追求她呢……”老八的夸赞让妮都脸红了,浑然忘记了这位大人刚开始时批评她容貌的那些饱含贬义色彩的形容词.肖风凌马上提出了抗议,换来的却是老八一连串的训斥:“拒绝无效!这可是你快速提高灵力的捷径啊,不然你拿什么去完成还神之法?人家女孩子都愿意了,你还摆什么谱啊!”

“再推辞当心我在你女朋友面前告黑状!”

“放心,我绝对不会在你们只修的时候出现的,我的作风向来优良,保证不会偷看……”

妮对“玄武大人”的角色转疫错愕万分,这家伙时而嬉皮笑脸,时而威逼利诱,整个一皮条客的滑头嘴脸,哪里还有当年那种迫人的威严?一时间,她感觉这个世道变化太快,都快适应不过来了……

最后在肖风凌坚决的态度下,一心想让他和妮只修的老八终于做出了让步,没有再继续逼迫他,但条件是必须每天和妮在梦之领域中完成一系列的修炼,特别是对阴阳诀心法的锤炼。

夜渐渐深了,万籁俱寂,明月悬在夜空中,散发着淡淡的清辉.肖风凌家的楼下,两个如鬼魅般的人影忽然从阴影中走出。

低语声响了起来:“你确定是这里吗?王师兄?”

“没错,少门主,就是二单元的第六楼,也就是那一间。”王师兄指着楼上的阳台说道。

被称作少门主目光阴毒地看了一眼楼上,点了点头:“王师兄,这次有劳你相陪了。我也是听朋友说,这个抢了我来婚妻的小子有点门道,恐怕一个人搞不定他,所以才把你拉来。

你可是我们火龙门三代弟子中的最强之人,连我爹都经常夸赞你的实力。有你帮忙,一定能将那小子置于死地!“

“少门主客气了,平时少门主对我王军华一直照顾有加,我早就有了报答之心,今天如果能帮到少门主的忙,也算是投桃报李,聊表寸心。”这名叫王军华的黑衣人心知成廉是门主的独子,也是下届火龙门的门主,所以语言甚是恭谦.“王师兄果然够意思!以后小弟若能执掌火龙门,还需要象师兄这样的人才多多协助我才是!”

王军华听出成廉的暗示,眼中惊喜之色一掠而过,声音又恢复了沉稳,施了一礼,说道:“以后还要靠少门主多多提携,今天军华先为少门主除去眼中钉!”

六楼,没什么攀爬物,而且有特制的防盗网,对一般的窃贼来说是难了点,但对于两个灵能者来说却是无法构成障碍.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籍着二楼阳台、四楼的阳台连续两次跳跃,就轻松地来到了六楼。这要是在白天看来,未免有些耸人听闻。

王军华摸着钢制的防盗网,只手渐渐用力,那栏杆不久就变得通红起来,被他轻轻地扳开一个大洞。成廉朝他竖了竖大拇指,跟着王军华从大洞中爬了进去。

肖风凌家客厅很大,尽管光域很暗,但两人都不是普通人,一眼就看到了客厅对面的三间卧室。王军华指了指最右边的虚掩着门的房间,成廉含意,露出森然的笑容,跟着王军华向前走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