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邋遢老道VS风之剑圣

一提到青松这个名字,东方阵营中许多人,特别是辈分较低的弟子不由有些奇怪,武当最出名的就是当代的掌门青云道长,这个青松是何许人也?不过听道号应该是青云的师兄弟一辈,既然能代表相比一定是个身怀亚当斯漫步走进了场中,他身材修长,相貌沉稳,唇上还留着优雅的八字胡,身上穿的是一套轻型银光闪闪的半身链甲,手中拿着一把镶歆着宝石的奇形长剑,剑身如同螺旋钻头,四处都是闪着寒光的刃口,而尖端锋利无比,整个人透着一股惊人气势和战意。

西方看台上,教廷一方的见裁判长亲自出马,自然是欢声如雷,但黑暗世界的那些穿着斗篷的家伙们却没有为盟友而叫好,许多人的眼睛都带着恨意地盯在那把长剑上——正是这把炽天使圣剑,收割了无数黑暗生物的性命,那黑色的帐篷中也传来一声冷笑:“想不到教皇这老家伙这么谨慎,第一场就派出了战斗力还要胜过红衣主教的亚当斯!说好了一边负责五场,我倒想看看他后面还有多少隐藏的实力!”

相比之下,对面的青松道长就要寒碜得多,花白而肮脏的头发,一身破旧的道袍污秽不堪,上面尽是油渍,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洗过澡了,手中拿着把捉鬼用的破旧桃木剑,隐约可见上面匆匆未清完的蛛丝,这位青松道长的长相和穿着完全成正比。同样也是八字胡,但在他那五官几乎挤在了一起的脸上看起来却完全变了味,全身最干净地就是手中那个光溜溜的葫芦.旁人一看他那有特色的酒糟鼻,就知道葫芦里装的是什么了。

本想高声叫好的灵能者队伍一下子全傻了眼,青松道长?

这就是代表己方出场的武当长老青松……那个……‘道长’?

光听那有气派的名字和武当派的名头,好歹也应该是个羽衣高冠,仙风道骨的有道之士才怪,怎么是这么个邋遢不堪的酒鬼?会不会是弄错人了?

当大家地目光齐齐刷向武当派的弟子时,那些弟子们纷纷尴尬地左右顾他,一副“我不认识那人”地表情,就连长桌前的青云道长也感觉到了背后和身边地目光,心中苦笑。索性装看恍若未知的样子。

面对这样一个外表邋遢、气势全无的对手,亚当斯居然没有露出轻视的表情。而是谨慎地横剑于眉前,做出了习惯的战斗姿势。作为战斗经验丰富、立下功勋无数的裁判长.同时教皇手下最锋利的尖刀,不轻视任何敌手,早已成为亚当斯战斗地基本信条.“哦?小家伙,来劲了?就冲你这股斗志,一会留你条小命……”青松看着亚当斯的剑势和丝毫没有松懈的精神力量,斜了斜自己的醉眼,立足不稳地朝前走去。含糊不清地说道:“居然还会耍剑?就让老道我陪你玩会吧,老道的桃木剑可是专抓妖魔鬼怪的……”

亚当斯皱了皱眉,他地中文水平并不差,早听懂了老道说的那些话,他虽然看起来很年轻,但实际年龄已经快五十岁了。由于不懈的修炼才使青春地外表暂时保留了下来。被这个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道士叫做小鬼,自然有些不舒服,但仅仅是这一点.还不足以让他在外表上显露出来。他之所以皱眉,是因为青松走过来那踉呛的步法。

亚当斯是教廷中百年难得的剑术奇才,祖父曾是一位红衣主教,亚当斯幼年曾败异人为师,修行剑术,后随父亲游历世界,四处学习剑术精华.最终,他保存了西方剑术简练的风格,同时糅合了东方的剑道知识,自创出符合自身特点的“风牙秘剑”,威力奇大,几乎是战无不胜,被教廷修士称呼为“风之剑圣”。

然而,这位裁判长、风之剑圣亚当斯大人,却对眼前的老道士表现出了相当的警惕,在他眼中,老道士杂乱无章的步法实际上隐藏了莫大的玄机,看似破绽百出、左摇右晃的身体,如同充满了各种危险的陷阱,根本无从下手。

教廷中人的欢呼声渐渐小了下来,因为他们都惊讶地看着台上亚当斯在那糟老头摇摇摆摆地走近时,居然开始“怯懦”

地后退了。与东方阵营的喝彩相配合的,是黑暗阵营中传来的耻笑声,这些记仇的家伙显然和亚当斯有不少过节,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喝倒彩。

武当掌门青云道长的脸上也露出了微笑,这个师兄平时游戏风尘,虽然已经年迁七十,行事依然怪诞不羁,但有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青松,是武当所有门人中剑术最强的一人!就连自己,都远远不及!否则,身为掌门的自己又怎会让这种形象的人上去丢武当的脸?

就算是当年以一柄霸剑纵横天下的“第一剑手”上官风云,提起这个邋遢老道的剑术时,也要竖起拇指,喊一声“好!”

当年“第一剑手”上官风云来武当挑战,连败武当高手十一人,就连青云和青松的师父,当时的掌教苍海道长都不敌。

而青松闻讯后,穿着一只拖鞋,浑身酒味地从厨房走出,以一把破青铜剑与上官风云竟然激战了一天一夜,最后还是败在了霸剑之下。但上官风云对这邋遢道人的剑术也是推崇倍至,自承如果不是自己灵力占优,恐怕很难胜过青松。苍海道长也明白了这个平素懒散好吃的弟子在剑道上竟然有如此造诣,对他更加看重,还打算培养他成为掌教弟子。如果不是青松平素太过胡闹,又不喜俗务,后来刻意退出掌门之争,那么现在的掌门之位早已是他的了。

亚当斯根本无暇理会场外地动静,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青松的身上,他已经知道。对方是一个相当高明的剑客,如果自己贸然出手,祗怕马上就会被对方所牵制,高手相争,往往胜负就在一念之间。

所以,亚当斯选择了后退,但这绝不是简单的退却。他深知青松这种姿势虽然让自己感到攻守两难,但同样,祗要他不主动发动攻击,青松也无法有所异动。因为如果青松无法维持这种“空”的境界。那么亚当斯就能在这老道松懈或改变战术的一刹那,发动可怕的反击。而亚当斯举剑横眉的姿势也一直没有改变。实际上在一步步积蓄力量,等待即将爆发了一刹那。他有信心,即使对方全身都是陷阱,凭着手中炽天使圣剑发出的绝技“暴风狙”地强大力量,也能将那些陷阱粉碎、刺穿。这一招以退为进,确实高明,他从中国剑道中领悟出来的,明是今天拿来对付地。却是中国人。

哪知青松忽然停了下来,朝亚当斯“嘿嘿”咧嘴一笑,露出黄澄澄的板牙:“小家伙,有点意思……”

老道士这一停不打紧,正在蓄力打算发大招地亚当斯顿时觉得十分难受,他的“暴风狙”力量才积蓄了一半。此事要攻故明怕是威力不够,而要散去力量更是不可能,无奈之下。大喝了一声,强提力量,刹那间便将“暴风狙”的力道扭曲旋转,在长剑周围形成一股股旋涡状的气流,震颤着朝青松飞身刺击而去——“风牙秘剑”绝招之一:“旋流突”。

青松刚拿出葫芦灌了一口酒,见对方来势汹汹,也不慌乱,踉跄着醉步,手中的桃木剑胡乱地迎了上去。祗见老道士脚下凌乱的步法竟然带动着身体一阵奇特的扭动,虽然看起来惊险,但每次都能间不容发地躲过亚当斯凶狠地刺击,同时手中木剑东一转,西一转,似乎在画着什么不规则的怪圆圈,而亚当斯的旋流波竟然被一股同样是旋转的奇怪力道无声无息地消弭,手中的剑也似乎被一种力量不断地缠绕着,越来越沉重,几乎不受自己控制。

亚当斯已经知道这邋遢的老道是个相当可怕地对手,哪里还敢有所保留,竭力控制住右手的长剑,圣力不断地输灌入,炽天使圣剑上发出耀眼的白光,一刹那间,直刺、上劈、下撩、左砍、右切地动作一气呵成,竟然如同时发出,这些动作虽然很简单,却蕴涵着“准”和“狠”字的要领,在炽天使圣剑的发挥下,表现出了极大的威力,并且封死了青松的所有退路。这一招,是他的得意招式之一,曾经在一瞬间将一头由暗黑大巫师召唤出来的只足飞龙分裂成数块——“屠龙斩”!

亚当斯眼光很毒,且精通剑术,自然知道武当的“太极剑”,也猜想对方采用的正是太极拳那种借力打力的办法。他经验何等丰富,虽然知道屠龙斩祗怕也不能真正伤害到青松,但却能使对方再也无法那种奇怪的步法和借力的劲气完全躲避自己发自四面八方的招式,最终明能以剑格档,这样势必要两剑相交。以炽天使圣剑的强大威力,难道还不将那木剑粉碎掉?虽然这样倚仗利剑取胜,有些胜之不武,但这一战关系重大,也顾不得许多了。

果然,青松无法再躲,被迫挥剑击来,只剑交击在一起,就在亚当斯自以为战略成功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件令他惊骇的事情。

对方的木剑竟然是以剑尖点中炽天使圣剑中螺旋锋刃的缝隙之中,虽然锋刃尖锐无比,但那螺旋而上的道道缝隙却是个钝处,亚当斯浑身的力量被这一截断,顿时有种使不出来的难过感觉,而这一点,也隐含了莫大的灵力,差点让他长剑脱手。

太极剑与太极拳,还是有所不同的,这种以己之锐,破敌之钝,正是太极剑的精髓之一。

亚当斯惊怒不已,全身都闪起了白光,炽天使圣剑上更是燃起了光焰,发出阵阵啸声。

“爆风闪!”亚当斯大叫一声,长剑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将青松裹在其中。东方看台的观泉祗见到瘦小的老道士被凌厉剑势所包裹,似乎难逃被分尸的下场,不由紧张了起来,有些甚至忍不住发出了惊呼。

祗听“叮!叮!”闷响声不止,那暴雨般的剑势顿时消失,亚当斯“蹬蹬”地退后了几步,脸色大变,只臂被震得当酸麻无比,炽天使圣剑的光焰也微弱了许多。他简直无法想像,刚才自己“爆风闪”那么迅疾的剑势,竟然每一剑都被老道的木剑点中!在那种高速运剑中,竟然能如此准确地点中自己剑身上的缝隙,真是匪夷所思!这就是中国的剑术吗?

而青松老道站在那里,一脸惋惜地看着那把明剩半我的桃木剑,虽然有灵力保护,但这柄质料普通的木剑还是无法完全抵受住对方宝剑上燃起的光焰。

亚当斯本是个极富骑士精神的斗士,要是换了平时的正规决斗,那么他会大方地让对方换把剑再来,但在这种意义非凡的决斗中,事先又得到了教皇“为胜利而不惜一切手段”的命令,所以他祗得趁青松现在武器被断的大好机会,继续上前猛攻。事实上,亚当斯也清楚,如果对方手里是一把不输于炽天使圣剑的宝剑的话,那么身处险境的人一定就是自己了。

然而,让亚当斯再次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手中仅有一把断木剑的青松竟然没有再躲闪,而是迎着他冲了上来!与此同时,破空声大起,一道道强劲无比的剑气居然从手握断剑的对方身上发出。与先前不同的是,这次对方没有再用什么巧力抵御,而是以“剑”硬撼自己的爆风闪!炽天使圣剑竟然被震得白光大消,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对方的如此凌厉的剑气居然是从那么多无法想像的部位发出的——断剑、破衣、酒葫芦、手指甚至是几根头发!

东方看台的人群中不乏用剑高手,见状不由一阵惊叹,肖风凌身边的上官谦紧紧握紧了拳头,失声道:“这老道好强的剑术造诣!竟然到了‘草木竹石,万物皆剑’的境界!任何东西在他手中,都是剑!”

章节目录